欢迎您,来到乐清市乐成实验中学!!!
网站管理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师生频道  >>  文化长廊>>内容详细页
散文诗
【发布日期:2014/10/21】    阅读次数:653

散文诗

 

雁湖冈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11)  施慧茹


他说:在夜色中|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

他总是沁心在自己诗的国度中写着那些纯净美好的诗篇。

他说:遥远的地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他纵是才华横溢,也只是过着诗书相伴,静夜相随的简单生活。

他,是海子,是1989年春天那条冰冷的铁轨上陨落的一颗星,是深秋落叶下一个孤独的王。

……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他祝福每一个人,他以绝美的诗篇鼓励他人,他愿有情人终成眷属,他愿每个人在尘世中获得幸福。可他似乎被幸福所遗忘,被这个世界所遗忘,他只有沉醉在自己的国度里说: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即使如此,他也一次又一次的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明天,明天,谁知道他的明天是什么时候?

亦或是,1989年的那个春天,那条斑驳的铁轨的尽头,就是你所谓幸福的明天;那远方传来的火车长鸣,便是你内心对别人所不理解的幸福的向往。或许,遥远的铁轨深处,便是梦中那个春暖花开的大海,是那满溢幸福,炊烟袅袅的小木屋。或许,当火车呼啸将至,他安详地闭上眼,寻觅远方的海浪声。或许,风拂细柳,一切平静如初时,他已在海边的小木屋里升起袅袅炊烟,享受着一直期望寻觅,而又在尘世中找不到的幸福,望花飞花谢,星辰斗移,谱写心里的自我。或许,他已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或许,这才是他想要的。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这是他沉迷在个人王国中的孤芳自赏,但愿海子能在梦里的秋天做一个幸福的人,一个不再孤独的王。

叶落了,雁去了。秋天又至,王是否还在写诗?

(指导老师:赵献余)



 

 

 

 

 

 

 

 

 

 

 

樱散

九(13)班  梁睿


在春天即将逝去,夏天即将来临的日子,日本早樱在这时候盛开。

东塔公园有几棵排列的密不透风的早樱树,在它的身旁静静地站着几棵晚樱。

在这个时候我总是会缺席。

来赏樱的人群中看不到我的影子。

 真漂亮。”“太美好了”“哇!难得一见。这样的句子在这个时侯总会时不时的的蹦出来缠绕在我耳边。

我没去看过一次,只记得以前看到过一棵开放的触目惊心的白色樱花。它一边开放,一边凋谢。

人们总是感叹樱花的转瞬即逝,倍加珍惜地去爱护它。

日本人真是懂得生活。一家人,或是一对小情侣,也可能是,在樱花树下,恋爱,谈天,进食。

这样的环境尤其适合情侣,粉红色的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在两人的头上,肩上,手上,触感轻柔的像一个轻轻的吻。

樱花不愧是日本人的国花,不仅仅在生活中,在偶像剧里也有出现,就更别说是动漫,朽木白哉的刀居然也可以变成这么一个东西。

这个时侯我总是选择默默地无视掉一切。

我不爱这种花,相反,有时厌恶它。

柔软,脆弱,都是形容它的词,像一个少女一般,让人怜惜。

这美好的粉红色让我作呕。

我讨厌她的脆弱,我讨厌她用转瞬即逝的自己夺得别人的关怀。

脆弱的花,仿佛一伸手就可以将她碾碎。

在我心中占据着第一位的永远是曼珠沙华。她妖艳,开放得触目惊心,同时又恐怖,坚强。

樱花总在绽放自己时,让别人为之落泪,脆弱的她是被人捧在掌心间长大的。

永远生活在被别人保护的世界中,像是有人在她出生之际已经为她派送好了保镖。

如果脆弱可以博取别人的爱,我宁愿不要。

我想让自己变得坚强,而不是总是被人关照,细心的呵护。

曼珠沙华同样转瞬即逝,而且她需要整整一年的细细酝酿才可以开出花。

我可以选择,在一个不被人关注的角落,静静的开放吗。即使孤芳自赏,即使没有太多的关怀。

慢慢的我向前走去,离开了这个充满着香甜气息的地方。脚下是一地被踩碎的粉红。

(指导老师:胡丽华)


    

 

 

 

 

 

 

 

 

和一只鸟相遇

九(7)班  鲍亚敏


读一首诗,看并思索着,忽有只鸟掠过我的视线,在远处的树梢歇下,似等着我将它从沉睡的冬天中唤醒,将它引回这春暖花开。

——我权且以为你是我前世的情人

化作一只鸟,来寻我

清朝太久,你是我留在民国的一段情

许是前世缘,或是今生情。将你招回我的眼帘,成全了这次的重逢,你不语,容我静静端详……

我踏着轻缓的脚步,向你走来,听你那已漾在春风里的低吟,而你,

——现在,你在树上

在冰冷的树枝上,眼睛模糊

你不叫,不闹

像一缕炊烟,再远离民国的树上摇曳

待那春雷阵阵,你张开翅膀,飞向远方,在逐渐弥漫了整个天际的雾霾中,你的身影渐渐隐去,渐渐淡去……

诗人疾笔写下——“和一只鸟相遇”

——我权且以为你是我前世的情人

化作一只鸟,来寻我

清朝太久,你是我留在民国的一段情

……

(指导老师:孙培红)


 

 

 

 

 

别离

九(13)班  叶筱锦


是什么时候这样害怕离别,是什么时候这样胆怯,又是什么时候说再见?五

天?五个月?五年?五十年?可能我们之间没有说再见的机会。

当太阳再一次从距离144×1012公里以外,将炽热的光线射在实验蓝色跑道上,带有轻轻的滋滋声。

当我们的体育课换成一节又一节文化课的时候,操场上没有男生拿着手表算时间奔跑,没有女生因为八百而累得趴在草坪上——那就是我们说再见的时候。

当桌上堆着一大叠资料代替了同桌之间的三八线时,上课不再讲话,不再抢东西,因为书很高。这一头的我看不到那一头的你。

当夏风吹过校服时,才发现当初抱怨的丑校服早已被洗得有些褪色……那白得令人发慌的布料,让女生担心不已。

当老师们和下一届同学讲起我们时,那又是什么样的表情?是开心,失望还是严厉?是说我们很闹很狡猾呢?还是什么……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我们就不会走在夹竹桃下的人行道上。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我们又要去抱怨新校服,看着镜中崭新的自己。是不是又要站在烈日下无聊地晒日光浴。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教室里不再有严嘉诚、张韶倩的笑声,不再有玉米、老翁、阿菜、阿超这些餐号,不再有flower and day这个令人发笑的自创英语。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就不再有老章训诫我们的声音,不再有老王的“你看,你看,你看啊”,不再有老胡的现代版“还珠格格”,不再有老张的每次“实验失败”。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与同学出去玩都需要预约时间。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以后见面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一眼。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问你什么作业,你告诉我,我们不再是一个班的了。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我的初三,我的初中……

是不是过完这个夏天,都在阳光下变成泡沫飘向天蓝色的彼岸。

我有一种感觉,你们,挚爱的你们会出现在梦中……

每一场离别都那么浩大,只是因为它是离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可惜,我们找不到长亭,古道。我们只有手中的中考卷,还有被牙齿死嗑着的嘴唇,和一直憋着没落下的晶体。

少年啊,那纯白如梦的年少啊。风掠过耳畔,是否听清呢喃?云飘忽过头顶,是否看清暗语?时光走过身旁,是否记清俊容?记忆划过指间,是否感到无奈?你走进我的世界,又走出我的梦境,魄的衣衫不曾带走一丝云彩,惊艳了我的岁月,仓皇了我的流年。

不带走一丝云彩,你悄悄地走了。

带来了一整片天空,你悄悄地来了。

             (指导老师:胡丽华)


 

 

 

 



 

 

 

文本框: 美国版画家肯特作品:吹笛手 

 

 

 

 

 

 

 

 

 

 

 

 

 

 

 


告诉我

九(13)班  吕夏怡


眼睛告诉我

烧饼大叔人很好

总是对我笑,还烧饼给我吃

眼睛告诉我

班里每个女孩都很可爱

值得去深交,去掏心掏肺

眼睛告诉我

山外的是大海

海里有很多大鱼

眼睛告诉我

乡村里的人们生活幸福

他们脸上总挂着微笑

 

可有一天

耳朵对我吼了一声

“你醒悟吧!”

于是

耳朵告诉我

烧饼大叔用尽各种办法赚我的钱

他在饼里倒地沟油,他在心里怨我给

的钱太少

耳朵告诉我

班里的谁谁谁老是暗下怨我

说我坏话

耳朵告诉我

山外的是更穷的偏远山区

海里的只剩下被人类捕捉后的没有

亲人的可怜鱼儿

耳朵告诉我

乡村里的人们用尽方法得到钱

不惜破口大骂甚至拳脚相争

    我宁愿相信眼睛

它是多么的澄澈透亮

纯洁的只可远观

可世界告诉我必须相信耳朵

不然

你就像正在吃一大瓶安眠药的人

 

然后有一天

眼睛和耳朵在一起了

我只好选择相信自己

透过自己的心

我看到烧饼的甜美

烧饼大叔的无奈辛酸

女孩们的纠结可爱

大海的辽阔鱼儿渴望自由

村民们努力挣钱

为了他们美好的田园

眼睛和耳朵

终于不再争吵

他们向着心走远

世界当真险恶却不失美好

    

 

  (指导老师:胡丽华)

 

 

 

 

 

 


    上一篇:小说《老门台》等 下一篇: 卷首《读经典》
    乐成实验中学 Copyright © yqys.cn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号:浙ICP备12047544号
    今日访问量:2561 昨日访问量:-611 总访问量:2233156
    推荐使用1024*768浏览 版本:Version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