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乐清市乐成实验中学!!!
网站管理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师生频道  >>  文化长廊>>内容详细页
台湾随笔 郑亚洪
【发布日期:2014/10/21】    阅读次数:428

台湾随笔(节选)

行板如歌:高雄美丽岛

郑亚洪

 

 

201377  2100 pm


我与高雄真正发生的关系在中山一路的美丽岛。虽然之前我已经从打狗英国领事馆上远眺了高雄港,在港区众多摩天高楼中辨认出最高的高雄85大楼,我与实实在在的高雄尚有一段距离,当我站在捷运(地铁)美丽岛站,对面《台湾时报》大楼夹在美丽岛站两块巨大的现代化玻璃幕墙之间(玻璃幕墙共有四块,分别在街道的四个方向,像准备启航的自由之帆),我想起发生在一九七九年民众争取自由与民主的美丽岛事件。昨天我到访过的鹿港小镇,今天下午拜访的阿里山忠王祠为解救乡民而甘愿向土著头领献出自己脑袋的吴凤,他们为了同一个目的:自由。美丽岛不远处有一个言论广场,效仿英国伦敦海德广场,我过去的时候没人在演讲,大概只有风曾聆听过那一夜。在高雄(台湾任何一座城市)摩托车比汽车多,红灯转到绿灯的刹那间摩托车总比汽车出发快,摩托车骑士戴着头盔,看不见脸,车子风驰电掣般地从你身边呼啸而去,马达轰响成一团,鼓动着空气,鼓动着风,整条街道沸腾起来,汽车倒成了彬彬有礼的“淑女”,小心翼翼,一声不吭。我往南走了几个街区,一个威士忌广告牌下一位年轻女人正在看手机,女人长发下,穿蓝色无袖衣服和蓝色短裤,背后的广告牌是绿色的,她太专心看手机了,浑然不觉有人在她对面拍她。一个高雄女人,一个在夜幕降临下站在街角骑楼下的女人,此刻她或许正在给朋友发短信,她的朋友在高雄?在台湾的其他地方?她的短信里肯定没有我这个异乡人,哪怕是不经意地。我步行到了高雄85大楼,在星光码头上,一对情侣靠着栏杆拥抱着,一对老年人在散步,其中一位说,你是从外乡来吗?我回答说是的。一个混迹在台湾的外省人,除了说同样的国语,他身上没有一样东西是与他们共享的,他只有快速地找到一家能无线上网的咖啡馆,点开熟悉的微博,他才心安。武汉小说家赵小赵是一位邓丽君迷,他知道我在台湾,让我感受一下邓丽君的歌。我发给他微博说,从昨天下午开始到今天下午车里一直在播放邓丽君的歌,今天还特意到邓丽君文物馆去缅怀了一下,小赵对我发出的微博做出了惊人的反应。他说他在看我微博的时候,刚好响起了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之前他一直在随机听别人的歌。这如果不叫心灵之约的话,哪一个是呢?而此刻我正在新光路上喝咖啡。我找到了捷运三多商圈站,在自动售票机里投去二十元新台币,拿到一个塑料圆形币,把它握在手心里,我将坐上捷运到达美丽岛站。台湾地铁人很少,上下运行的电梯里没一个人,在大陆不可思议。从蓝光穹顶出口出来,刚好有一个学生室内乐组在演奏音乐,他们在美丽岛站上演“光之穹顶音乐飨宴”,一位老师弹钢琴,四位初中生模样的学生演奏室内乐,三把小提琴,一把大提琴,他们演奏到了最后一个节目《萧泰然:原住民组曲——终曲》,演奏完之后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有人喊出了“Encore(安可)”,我准备出站,这时响起了Phantom of the Opera(《歌剧院幽灵》),我像着了魔一样,缩回了迈出去的脚,重新坐回去。想想两天后的晚上我即将在台北两院厅里观看《女武神》!今晚在高雄美丽岛站偶遇学生五重奏难道不是奇迹吗?请允许我写下四位高雄学生的名字:陈彦亨、施佳芸、粘侑菲、王咏慈,一位弹钢琴的老师:粘洛玮。

早晨五点二十左右,我在中山一路叫了一辆计程车开往高雄港,开车的是位高雄老妇人,她告诉我今年六十七了,老妇人说的国语带有浓厚的本土口音。计程车才开出去几米远,后面跟来一辆警车,老妇人赶紧停下系上安全带,叫我也系上。她开出去,警车一直在后面跟。从后面呼啸着开来一辆日本车,在前方红绿灯处突然转弯,车轮发出尖拔的刹车声,掉头而去,警车迅速赶上,原来是警车在追贼车。一大早居然在高雄市区目睹警车追贼的大戏。老妇人把我拉到真爱码头,我给她一百五十新台北,她向我致谢道福。真爱码头在我昨晚上去的新光码头西北方向,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汉神百货和汉来大饭店两幢大楼之间穿透过来,照耀在一片停泊着游艇的内陆水域,那一天我在真爱码头上见到了彩虹,它从更远处的云层下升起来,有人说见到彩虹是好运到来的象征。201378,我在台湾高雄真爱码头。一位计程车老太太把我拉到了这里,一个人游荡在码头上。我碰到了一位晨跑的老人,他指着前方码头说,高雄港是温州与台湾货运来往最频繁的港口。他说,目前台湾经济不景气,几无生意可做。他描述的与我看见的完全不一样,我眼里的台湾是一个美丽、干净、生活舒适的岛屿,台湾人说话彬彬有礼,他说的温州“很进步”我不敢苟同,温州发达在经济表面上,很多方面与台湾有很大差距。六点二十分左右,一位穿白色T恤的男青年骑车来到码头,自行车车把上挂着钓鱼竿等渔具,他是来真爱码头钓鱼的。他从车上下来,把车支放好,取下钓鱼竿,站到水边,他把鱼钩高高地抛向天空,鱼钩划出一个弧线落进水里。若大的一个码头只他一个人垂钓,水域里停泊着“宏吉裕”、“德星109”、“伟星102”、“高501号”,“宏吉裕”是一首载客的轮船,它有上翘的船头和宽硕的后舱,“德星109”是一艘舰艇,雪白的舱体即表明了它的身份,舰体上写着“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字样,巨大的甲板上停放着四只快艇,我就上了这艘舰艇。救生圈、白麻绳、登舰梯、舱门、桅杆、探照灯、风向标、水位线,海洋上不可预测的气候风云造就了一艘舰艇的复杂性和象征性,我在舰艇上转悠着,从来没一个人像我拿着相机在“行政院海防署”的舰艇里转悠,光影如此好,因为此时北回归线2230的太阳已很盛大了,它从东边升起,它照耀在海峡那边的大陆,也照在美丽岛上。



    上一篇:文学讲座——东君《模仿与创造》 下一篇: 品书-微评
    乐成实验中学 Copyright © yqys.cn All Right Reserved. 备案号:浙ICP备12047544号
    今日访问量:1816 昨日访问量:293 总访问量:1856244
    推荐使用1024*768浏览 版本:Version 2.0